首页 > 新闻资讯 > 广东新闻 > 正文

广东多方面加强鸟类保护 省内多种珍稀鸟类数量增加

2019-04-26 15:56:33 来源: 南方网

候鸟迁徙路上有了舒适“服务区”

“2019年黑脸琵鹭全球普查的结果出炉了,总共录得4463只!比去年增加了13%,其中深圳湾地区也略有增加,达到了383只。”广东“爱鸟周”刚过,香港观鸟会便将这个令人喜出望外的数据告诉每个参与数据调查的人员。

黑脸琵鹭是全球濒危珍稀鸟类,属于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一度成为仅次于朱鹮的最濒危的水禽。近年来,广东的黑脸琵鹭数量有逐年增加的趋势,调查统计数据显示,除深圳湾外,2014年全省记录到159只,2017年升至192只,2018年263只。全国鸟类同步调查发现,广东省内的黑脸琵鹭、中华秋沙鸭、鸳鸯、青头潜鸭、小青脚鹬、勺嘴鹬等珍稀濒危鸟类数量大幅增加,在广州、江门、珠海等地的沿海湿地也发现了成群黑脸琵鹭。

广东有着丰富的滨海湿地和水网湿地,以及适宜鸟类栖息的多种自然环境,又是候鸟迁徙的重要通道,全省已录得野生鸟类553种,其中迁徙鸟类有277种。每年成千上万的迁徙性水鸟在此南来北往或繁衍后代。一直以来,“如何为候鸟提供一个舒适的‘加油站’‘中转站’和‘服务区’,为野生留鸟安一个温暖的‘家’?”成为政府、民间组织、爱鸟人士都在为之努力、全省上下共同探索寻求的答案。

栖息地建设

水鸟生态廊道2025年建成

深圳是候鸟从西伯利亚迁徙至澳大利亚这条线路的重要“中转站”。深圳湾以及跨越深港两地的大片红树林湿地,每年冬季都能吸引10万多只候鸟在这里补充能量。深圳湾沿海海岸线原来有大片的湿地,冬天可以在海岸边近距离观看黑脸琵鹭。

但后来,由于建设需要,深圳湾很多湿地进行了清淤筑堤、填海造地等工程。在游人活动的海岸,黑脸琵鹭已经难见踪影。

近年来,为了保护候鸟,深圳市采取了一系列改善生态环境的举措,还在湿地内划定了保护区、湿地公园,不再对外开放,为候鸟提供了更为安静的栖息场所。据统计,2019年深圳湾地区的黑脸琶鹭数量达到了383只,比去年增加9.4%。广州开展了珠江口红树林恢复、海珠湿地红树林修复等生态项目,为众多野生鸟类修筑了安全、生态的家园。

汕尾海丰鸟类省级自然保护区是目前广东除深圳湾外黑脸琵鹭最大的栖息地,黑脸琵鹭数量2017年达152只,比2014年增加了24只;湛江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16年发现勺嘴鹬的数量达到43只,几乎占当时全球数量十分之一;中华秋沙鸭在惠州惠东莲花山白盆珠省级自然保护区一直有稳定的种群……

“要保护鸟类,首先就要把栖息地保护好。”省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处副调研员梁晓东说。最好的保护就是就地保护,据有关部门统计,85%以上的野生动物包括野生鸟类都栖息在保护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等自然保护地。

近年来,广东在栖息地保护方面在不断强化,今年3月,广东省首次自然保护地大检查数据显示,全省共有县级以上各类自然保护地1359个,是全国自然保护地数量最多的省份,面积占我省国土面积的16.39%。

“仅仅保护好单个的栖息地还不够,还需要完整的水鸟生态廊道。”梁晓东分析,这些栖息地需要通过科学的方法连通,我省也正在规划建设适宜鸟类栖息、繁衍、停歇、迁徙的粤港澳大湾区水鸟生态廊道,拟于2025年建成。届时,“可以给粤港澳大湾区内500多种鸟类,200多种候鸟更多‘驿站’‘加油站’”。

护飞行动

去年清除捕鸟网逾3.5万米

“加强栖息地建设,为候鸟提供适宜的栖息环境只是保护鸟类的第一步。”梁晓东说,鸟类保护需要各级政府、各部门齐抓共管,全链条、全环节保护。在一些地区,捕鸟、猎鸟的情况仍时有发生。一些鸟儿在迁徙的过程中不幸成为了捕猎者的“网下亡魂”。

为此,省林业部门每年多次部署全省统一的野生动植物保护专项执法检查行动,对辖区内非法猎捕(采挖)、经营野生动植物的多发地、多发环节,采取拉网式、地毯式的清理整治检查,严厉查处破坏野生动植物资源的案件。

秋冬候鸟迁徙季节也是盗猎的高发期。去年10月18日,省林业局接到电话,称在广州从化吕田镇莲麻村发现有人非法布下了数张鸟网,鸟网粘住了领角鸮等野生鸟类。省林业局获悉后,火速组织力量出击,解救、放生了还活着的领角鸮,并且在两个半小时内拆除了长度近30米的捕鸟网。虽说这是菜农为保护庄稼而支网捕鸟,但以捕捉的方式来防鸟是不允许的。

“这样的案例每年都有一定数量。”梁晓东说,对于任何形式破坏野生鸟类等野生动物动物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他们都是见一起坚决查处一起,绝不手软。去年全年的行动收缴鸟类30607只,清除捕鸟网35263米,多次的“护鸟行动”,目的就是帮助鸟儿清理“回家”路上的障碍,让鸟儿找到回家的路。

很多志愿者也积极参与到“护鸟行动”中来,来自珠海的“鸟叔”梁华坤就是其中之一,他自费投入修复湿地以此来保护鸟类,把他所在的金湾区三板村建成“鸟天堂”。

市民的保护意识也不断提高,主动参与保护野生动物的热情不断高涨。2018年,仅广州市市民主动救助、送交各类受伤、迷途、病弱野生动物就307宗。

同时,积极鼓励和支持基层群众性组织、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和志愿者广泛参与到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中来,参与野外巡护、调查以及协助保护执法、提供信息动向,积极举报破坏野生动物的各种违法犯罪行为。“有了社会力量,我们就多了很多‘手脚’和‘眼线’。”省林业局政务服务中心副主任李涛说。

但是,梁晓东也建议,当前人人爱鸟、人人护鸟的氛围尚未完全形成,因此,加大公众教育、执法力度和执法、管护力量的投入非常重要。

全民参与

从需求侧改善鸟类生存环境

2018年9月29日,英德市公安局英东派出所的民警在东华镇发现了好几张捕鸟网,在一下午的蹲守后,民警发现一名男子手中抓着一只小鸟在田间走动,随即对该男子进行了抓捕。

是什么让他们“顶风作案”呢?原来在盗猎者的背后,有一条野生动物买卖的黑色利益链。据调查,从野生动物的抓捕到最后进入餐桌,其价格翻了59倍。

“野生动物的走私者也在培育走私的末端市场,诱使身边的朋友吃野生动物。很多人在了解后,经不住高利润的诱惑,也加入了盗猎的行列。”李涛说。

由于高额的利润,不法分子铤而走险,非法贩卖野生动物时有发生,而法律法规的完善,则有望改善这种状况,“在制度上加强对野生鸟类的保护和对盗猎者的处罚,候鸟们才能在‘回家’的路上一路畅通。”梁晓东分析。

今年,省政府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野生动物保护管理工作的通知》,决定从2019年1月1日起至2023年12月31日,全省全面禁猎野生鸟类5年。同时,我省还将粘网(捕鸟网)、鸟类电子诱捕装置列为禁止使用的猎捕工具,禁止任何网络交易平台、商品交易市场等交易场所为出售、购买、利用粘网、鸟类电子诱捕装置提供交易服务。

李涛认为,5年禁猎政策的出台,降低了盗猎者的判罪门槛,方便了基层执法人员办案,可以切实保护鸟类等野生动物资源,“以前抓捕盗猎者,都要抓到他捕鸟才行,现在只要设网,我们就可以抓捕”。

“不可否认,现在还有一小部分人有吃野鸟的陋习。”梁晓东说,想要全方位保护候鸟,并不能仅仅依靠政府和相关执法部门,还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只有让所有人都意识到野生动物保护的重要性,放下舌尖上的这一口,才能从需求侧改变鸟类的生存环境,让候鸟在广东安心休憩和繁衍。要让每个人都明白,野生鸟类资源属于国家所有,每个人都有保护的责任和义务。

梁晓东同时认为,经济社会的发展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护鸟中来,一本观鸟书上百元,一台望远镜数千元,这在以前让不少爱鸟者望而却步,而现在很多爱鸟人士自己掏钱配备高端设备,如变焦照相机、高倍望远镜,自费从广州深圳赶到各地去观鸟,拍鸟,爱鸟。“他们也愿意掏这个钱来做自己喜欢的事,中国有1400多种野生鸟类,很多鸟类很漂亮,大家都想把美好的东西留住。”梁晓东说。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热播视频排行

48小时
本周
本月

关注“无线梅州”

扫描二维码下载”无线梅州”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无线梅州”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