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黑衣“蒙面”与香港“要脸”

2019-10-16 00:03:29 来源: 港嘢茶餐厅

上一章茶餐厅讲述了《乱港派的“风流任诞”与生态链》,不仅有“AV仁”何俊仁公然在立法会上浏览色情照片,“色鬼”陈浩天一足踏三船,还有李永达与两个女人三段婚姻等“脏乱差”的群体故事。

贪财与好色是乱港派挥之不去的群体本性之一。今天,港嘢君要讲的他们另一副面孔:暴戾恣睢,以及他们惯用的“吓”“扮”“煽”“抽”“骗”五种乱港损招。 

640

“手足,明日下午2时铜锣湾Sogo 见,‘记得带面具’去装修。” 

六月以来的香港,黑衣蒙面人频频联络所谓行动小组,多次发起大型破坏行动。这类密谋已不是新闻。夜色越来越深,电视实拍画面中的情景,也越来越让人怀疑是否置身伊拉克的街头,而非以“文明、法治”著称的香港:他们随意设置路障,在墙上乱涂乱画,甚至打砸店铺、金融机构的门面,丟掷燃烧弹……

“修例”风波持续,暴力示威充斥香港市民每日生活,商家生意大跌,市民生计受损。 

未到晚间七点半,繁华的海港城等一众商场就已提前关门,弥敦道等沿街商铺也早早停止营业,港铁要么多站关闭,要么全线停运。 

“现在少了很多沿街食客、游客帮衬,多的都是熟客。”一名餐饮店老板叫苦不停,不少香港市民也勇敢地站出来谴责说,蒙面人士对港铁等公共交通搞破坏,“根本就是没经过大脑思考的做法”。 

640-2

早早关门的海港城商铺

暴力、谎言与“黑蟑螂”

2019年9月14日,香港市民尹先生前往参加唱国歌活动。

这时,对面马路有一个“蒙面黑衣人”态度嚣张,张狂指骂唱国歌的民众。看到“蒙面黑衣人”在搅局,尹先生快步走上去摘下他的头套,黑衣人出手攻击尹先生头部之后,迅速遮住脸灰溜溜地走了。

640

 这段“秒怂”视频清晰地表明:黑衣暴徒就是怕见光。后来,黑衣人被认出是一名公务员,他即将面临着司法调查。

黑衣蒙面人组织严密。他们之间以“手足”(伙伴)相称,警方称他们“暴徒”,香港人则不屑地称其为“甴曱”(蟑螂)。

他们戴头盔、穿黑衣、戴口罩,只露出两只眼睛,有的干脆戴上防毒面罩,连眼睛都不敢露;他们手里拿着雨伞、铁棍、激光笔、弓箭、汽油弹,并强行阻碍交通、纵火、砸碎玻璃门窗、围殴平民、袭击警员…… 

如此打扮与行径,与恐怖分子无异。

 黑衣蒙面人中,十几岁的少年小豪,来自香港一所教会中学。他说,黑衣蒙面人分为两类:一类坚持要让活动保持和平、理性和非暴力,简称“和理非”;另一类叫勇武派,他们每次上街都随身携带不少Gear(装备)。

小豪自称“从网上教授的视频学到不少”。

一段网络热传视频中,一名黑衣人与一大群人,将一名警察按倒在地,用疑似为金属管的东西殴打他。这名黑衣人随后转向了另一名警察,后者拔出了枪,背靠着一家关着门的店铺,黑衣人使用铁管击打警察。无奈之下,该警察被迫向这名18岁的黑衣人左肩开枪。 

“开枪的警察事先发出了口头警告,这是‘合法合理’的行为,这名香港警察是在遭到近距离攻击后,第一次被迫实弹开枪。”警方发言人表示。

640-3

暴徒之所以在袭警或打砸公共设施时异常“勇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蒙面可当“护身符”,令警方取证更困难;暴徒因此更加肆无忌惮,警方却因辨认不出身份,而难以追究其法律责任。 

黑衣人施暴还善于传播谣言,挑起社会矛盾。2019年8月31日,香港旺角激进示威者逃往地铁太子站,警方也接报指太子站有市民打斗破坏设施,在太子站拘捕了53人,7人送院。 

据此,黑衣人不断在街头巷尾传播,“8月31日太子站有人死亡”,但事实上这完全子虚乌有。 

黑衣人经常打砸银行、店铺、港铁车站,多名普通民众遭围殴受伤、昏厥,女艺人马蹄露因为拍摄街头暴行,也被打得头破血流。

640-4

香港艺人马蹄露遭暴徒们殴打

Robert Ovadia是来自澳大利亚主流媒体“第七频道”的记者。他因为救助了被暴徒们打伤的香港艺人马蹄露,并如实报道了香港街头的“乱港分子”的暴力行为,也遭到暴徒们的辱骂和网络暴力。 

“(香港)目前的氛围是‘有毒’和‘危险’的。”Robert Ovadia将他救助马蹄露到被暴徒围攻辱骂的过程全都写了出来,他还严厉地质问暴徒:动不动就对不同意他们观点的人使用暴力的“民主示威者”,到底是不是真的在捍卫“民主”? 

 暴徒变脸又变身

暴徒私设公堂,擅自街头执法。他们在公路上设置路障,截查一些车辆,甚至看车里面人士的身份证明文件。

2019年10月4日晚,暴徒大肆破坏攻击一些他们自己选定的目标商店,不仅令香港商业环境受损,也制造了很大的恐慌,某个市民表达不同的意见让暴徒不满,就会无端受到攻击,这种做法已背离暴徒们所鼓吹的“民主自由”。 

“这一种暴力行为已经去到没底线,无法无天的地步,特区政府会以最大的决心制止这些暴力行为。”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任何香港人都不能使用私刑。

640-5

玉石俱焚的做法已把香港推向一条不归路,大多数蒙面黑衣人并不在乎。不过,他们的背包里,还携带着普通服装,他们中的许多人,通过一场快闪行动吸引大批人员参与,并在制造冲突待到防暴警队赶来时,迅速脱下口罩和眼罩,或躲在小巷暗处摘口罩换衫,装成普通市民离开,或以非示威者装束轻易穿过警方防线。

众所周知,铁路是香港公共交通的骨干,每天要接送500万人次乘客,暴徒全线瘫痪香港的铁路系统,故意影响香港市民日常的生活、出行及商业活动。

因为暴徒在施暴、破坏时,戴着口罩或面罩,警方辨认不出身份,难以追究其法律责任。香港大多数民众都不愿任由蒙面者到处肆虐,强烈要求设立《禁蒙面法》的呼声越来越高。

拒绝蒙面,香港“要脸”。

640-6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民建联副主席陈勇担忧,社会暴力气氛在蔓延,令香港的法治精神荡然无存。他呼吁,不论任何阵营人士都要尊重法治、放下暴力。

2019年10月3日下午,有民间团体到特区政府总部外请愿,要求尽快订立“禁蒙面法”。

 640-7

请愿书写道:“蒙面已经成为乱港暴徒的保护伞,近期的暴乱已经越来越严重,利用蒙面来乱港反中,破坏香港的繁荣稳定,这是我们绝不允许的。”  

一批来自政、商、法律、教育及退休公务员等界别的人士,也在10月3日宣布成立“禁蒙面法推动组”。该团体在网上发动联署行动,并草拟私人条例草案,约见行政长官,促请尽快订立“禁蒙面法”。 

立法会委员葛珮帆指出,“禁蒙面法”在外国已经很普遍,在目前香港暴力情况恶化之际,应尽快立法,止暴制乱。她强调,该法不是针对和平的示威人士,而是针对暴徒。

640-8 

星岛新闻集团主席何柱国10月3日登报连发两文,促请老师以良心保护学生,呼吁速立禁蒙面法保护无辜生命。他说,止暴制乱是大多数市民的共识,呼吁香港特首运用紧急法赋予的权力,订立“禁蒙面法”,止暴制乱,保护警察及民众,否则几代香港人共同建立的基业将毁于一旦。

2019年10月4日下午,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决定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通过《禁止蒙面规例》(简称《禁蒙面法》):10月5日零点起,《禁止蒙面规例》正式实施,参与游行集会的人都不能蒙面或戴口罩,违者最高监禁一年,或最高罚款25000港币。

640-9

谁在为暴力分子开脱

每逢特区政府提出重大举措,为反而反的反对派,会利用市民因对新生事物陌生而产生的恐惧心理,疯狂恐吓市民。

纵暴之下,暴徒推年轻学生上前线做人肉护盾,毁港铁、闹市纵火狂掟汽油弹,打砸烧反对暴力的中资银行、企业、商铺,围殴持反对意见的市民,“黑色恐怖”弥漫整个香港社会。

 《禁止蒙面规例》颁布后取得了积极成效,但仍有部分香港暴徒发动无差别的暴力攻击。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表示,蒙面暴徒随意暴打市民,袭击警员,市民对此已忍无可忍。

 但香港市民不再保持沉默,愈来愈多的市民勇敢站出来对暴力说不。

2019年10月13日下午5时许,有暴徒不断在旺角弥敦道一带用杂物堵路阻塞交通,一名香港中年女子不满暴徒所作所为,毅然出面将暴徒摆下的路障杂物逐一清回路旁。

该女子的正义举动却惹来暴徒不满,有暴徒以粗言辱骂,甚至以黑漆喷污其脸部。其间,有香港市民恐她有性命危险,曾一度将其拉离现场,并劝其快走。

但该名中年女子并未被暴徒吓怕,她义正词严地怒斥黑衣暴徒,“香港这么好,为什么你们要这样破坏?我虽然只有一条命,但一定要阻止你们。” 

 

640-10

“暴徒的行为越来越暴力,想要我同事的命。”2019年10月8日的记者会上,署理总警司江永祥说,一些暴徒用“腐蚀性液体”袭击警察,造成化学烧伤,并向一节地铁车厢和一处地铁站站台投掷汽油弹。 

尤为严重的袭警事件发生于10月14日约五点,已关闭的港铁观塘站,有一批黑衣人不断摇晃近apm商场出入口的港铁大闸,接到报警后一批防暴警到场,发现破坏者已四散逃走,防暴警收队离去之际,一名在人群中的戴眼镜黑衣男子,突然持刀从后割向一名警长右颈,当时血流如注。

行凶者为新界喇沙中学六年级学生许添力,十九岁。

遇袭警长名为“祥哥”,四十三岁,隶属东九龙警区冲锋队。警方说,他的右颈有约三至四厘米刀伤,幸被警车急送医院抢救,情况稳定,没有生命危险。

另有警员在旺角遭多名“黑衣人”围攻,飞脚踢伤抢犯,并企图抢夺长枪,警员力保护枪,同袍赶至制服两名嫌疑人;至晚上八点左右,一批黑衣人向旺角警署门外的水马连掷20多枚汽油弹,顿时火光熊熊,黑衣人其后快闪离开。

640-11

 晚上八时二十分,多辆警车停泊在弥敦道近快富街期间,突有人向警车投掷疑似爆炸品,并传出巨响,幸无人受伤,现场花槽旁遗下一个炸毁的胶袋及一批碎片,包括电线胶管及疑似手机底板。 

示威者漠视法纪,根本是恐怖行为。然而,一些西方政客和媒体对上述暴力恶行却集体失声,美国当局反而抨击香港政府不该援引《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企图以这种拙劣的方式给暴徒打气,煽动港人“反抗”该法。 

“末代港督”彭定康也不甘寂寞,妄称制定《禁蒙面法》是“疯狂之举”。他罔顾香港的主流民意,漠视市民的生命安全,无视英国早于1723年就施行“反蒙面法”的事实。

当前,很多西方国家也明文严禁“蒙面”的游行集会,彭定康之流的双重标准已充分暴露了其虚伪、偏执、冷血的真实面目。一些立法会中的反对派议员也纵武煽暴。他们的目的从来不是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草案、不是民主、不是自由,而是选票。在选票面前,年轻人的前途、香港的前途、市民与政府之间的信任、关系每个人的民生,都可以成为炮灰。

640-12

  “吓”“扮”“煽”“抽”“骗”,纵暴派贱招不断

为争取香港市民的支持,多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可谓“戏精”附体,先是冲到前线“劝阻”暴徒在“错误时机”的暴力冲击,后来又转为数度高调声称,“不与暴力割席”。正是他们为了个人政治目的,纵暴、煽暴,制造黑衣人。

在7月1日冲击立法会的现场,反对派立法会议员毛孟静就冲到媒体镜头前“劝说”暴徒,“暴动罪真的判十年,你想清楚是否值得……不要,先想想母亲……不要……” 

她摆出一副慈母的模样,却私下里纵暴,并多次在立法会连线“解救”暴徒。 

当天,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也扮阻止暴徒冲击立法会,更“下跪”来“劝告”暴徒停手。一些反对派议员试图借此“一鸡两味”:利用反暴力,一方面争取“和理非”认同,以赢得选票;另一方面刺激暴徒,令其情绪愈来愈激烈,最终制造有利于反对派的香港乱局。 

640-13

 从“纵暴派”反复无常、见风使舵的计谋不难看出,香港越乱,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就越容易煽动民情。

 实际上,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林卓廷、邝俊宇、许智峰、尹兆坚、区诺轩、梁耀忠、郑松泰、范国威这班“撑暴力十三太保”,私下里仍拒绝与暴力割席。

 乱港分子以所谓“血债票偿”的口号,靠“吓”“扮”“煽”“抽”“骗”五招,冲击即将来临的11.24区议会选举,为选票不惜破坏香港长年建立的法治基础。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热播视频排行

48小时
本周
本月

关注“无线梅州”

扫描二维码下载”无线梅州”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无线梅州”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