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广东新闻 > 正文

抢抓“双区”机遇珠三角创建示范区加码

2020-07-30 10:41:59 来源: 南方新闻网

7月上旬,“南沙区2020年重点项目集中签约活动暨‘换挡提速’加快开发建设”推进大会举行,签约及新动工项目共13个,标志着粤港澳全面合作示范区建设换挡提速。

当下,创建主题各异的示范区,已成为不少珠三角地市抢抓“双区机遇”的重要抓手。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珠三角9市创建的“示范区”超过60个,呈现改革创新多点开花之势。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认为,这些主题各异的“示范区”创建,一方面,反映了珠三角地方政府善于挖掘政策资源,争取先行先试,抢抓政策红利的意识;另一方面,作为具有一定改革深意的“示范区”,在创建过程中应加强统筹,避免出现“重口号,轻落实”的情况。

主体▶▷区(镇)级政府打头阵

示范区,顾名思义在于示范,强调“先行先试”。珠三角当前在创建的“示范区”中,既有国家层面的,诸如“中国通用航空先行示范区”(深圳);也有省级的,诸如省全域旅游示范区(佛山高明、惠州博罗等);也有聚焦产业发展领域的,诸如“区块链发展示范区(广州)”“海洋经济创新示范区(珠海万山)”等;也有聚焦改革领域的,诸如“基层治理创新示范区(广州白云区大源村)”“高质量发展综合示范区(顺德)”等。

胡刚表示,示范区与此前的开发区、保税区、试验区,都有先行先试的意味,而“示范区”的表述,在当下语境里,显得更加与时俱进一些。

在珠三角“示范区”创建版图中,深圳和广州是“示范区”大户。在广州,创建的示范区有全域党建引领示范区(增城)、粤港澳全面合作示范区(南沙)、空铁融合发展示范区(花都)、基层治理创新示范区(白云区大源村)、知识产权服务业集聚发展示范区(越秀、天河、广州开发区)等。

相比广州,深圳在创建示范区中,更多注入“产业”的元素。其中包括全球通信服务品质标杆示范区(前海)、人工智能先行示范区(盐田)、鲲鹏产业示范区(南山)、中国通用航空先行示范区(深圳)等。今年4月10日,南山区政府与华为共同提出创建鲲鹏产业示范区。双方将从搭建产业平台、完善生态建设等6大方面展开深度合作;中国通用航空先行示范区,则是由深圳市政府与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于5月8日签署备忘录提出。

南方城市智库梳理发现,珠三角示范区创建主体涉及市、区、镇、村,区(镇)级政府占比超过一半。比如基础党建高质量发展示范区(佛山顺德)、全国智慧示范区(珠海斗门)等,彰显了是珠三角基层政府强烈的改革发展意愿。

趋势▶▷从“要我上”到“我要上”

从创建由来看,珠三角的示范区创建体现了更多“顶层设计”与“基层创新”的统一。

广东省全域旅游示范区的创建,就是通过各地初审、现场检查验收、综合评议和公示产生。省文化和旅游厅分别在1月7日和6月5日公布两批省全域旅游示范区城市。珠三角区域中,惠州博罗、惠州龙门、深圳盐田、佛山高明、东莞寮步入选第一批;广州增城、广州从化、珠海香洲、佛山禅城、惠州大亚湾、东莞清溪、江门开平、肇庆端州、肇庆鼎湖、肇庆德庆入选第二批。

省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对于地方的品牌和软硬件建设,是一个重要的推动力。经过近年创建工作,广州从化区在旅游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高端会展会议、特色民宿、马术产业、新老温泉一体化发展等方面取得突出进展,生态设计大会、全国登山健身大会、全国露营大会等品牌活动已在粤港澳大湾区形成相当知名度和影响力。

南方城市智库发现,自去年8月以来,珠三角各地“示范区”创建工作逐步增多。相比过去更多强调上级部门统筹,此轮示范区创建过程中,基层政府“自我加压”创建示范区渐成主流。

今年7月1日,广州增城区制定出台《坚持全域党建引领推动基层党组织全面进步全面过硬实施方案》,力争打造“全域党建”引领示范区;6月28日,广州市花都区委副书记、区长邢翔公开表示,花都将强力推进北站、花都CBD、花都湖等重点科技创新产业组团的规划建设,打造空铁融合发展示范区。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也是各地创建“示范区”的一个动因。今年3月,广州南沙与佛山南海签署协议,共建协同创新示范区、平台经济合作先导区和社会服务共享区;今年的白云区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到,将打造数字中国实践高地、大湾区数字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区。

建议▶▷注重资源配置和考核

熟悉珠三角改革发展历史,或能从中品味出“传承”的味道。从改革开放初期的“村村点火、户户冒烟”,到如今聚焦本地优势,争相创建示范区,本质透露的是激励的地区发展竞争下,对政策资源倾斜的渴望。

一个地方要发展,不仅需要土地资源、资本资源、人力资源等,政策资源也是发展很重要的一部分。而珠三角地方政府就是一个对政策资源相当重视的地区。

例如2019年2月发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到,“研究探索建设澳门—珠海跨境金融合作示范区”。当年10月,“粤澳跨境金融合作(珠海)示范区”就正式揭牌。广东省和珠海市将以跨境金融合作示范区建设为契机,进一步深化粤澳、珠澳金融合作。珠三角地方政府的政策敏感和执行效率可见一斑。

胡刚认为,示范区最早的提出,落脚点是深圳,是从更加宏观的角度,探寻示范区的内涵。在市、区、镇、村提出创建示范区,体现了对发展机遇的的充分认识,值得肯定。但在创建过程中,仍应注意“示范区”称谓使用的严肃性。在示范区创建过程中,要匹配相应人、财、物和相关政策资源,对示范年限、示范考核、示范标准做一定的规范和指引。如有可能,邀请上级部门加大统筹力度,进而保证“示范区”创建的权威性和公信力。

在“双区机遇”背景下,越来越多执行力强、有改革内涵及成效的“示范区”涌现,无疑是珠三角这片改革开放先行地继续保持区域繁荣发展的重要保证。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热播视频排行

48小时
本周
本月

关注“无线梅州”

扫描二维码下载”无线梅州”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无线梅州”微信号